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热透新闻 >

花信|茉莉还没来得及开,雨季二白是栀子和白兰_家居频道_东方资

发布日期:2020-06-08 02:32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原创 菠萝是个硬猫 獾声 来自专辑花信

玫瑰在孕育下一波花苞的时候,梅雨季似乎来了。梅雨是回看的定义,所以有没有入梅,现在还没法知道。但确实已是梅雨的感觉。阳光最好位置的花盆里长了一丛黑色蘑菇,空气黏稠闷热。一场几小时的大雨下完,只凉快了一两个小时就被打回原形。

雨后,风车茉莉的花期也将尽

最喜欢梅雨季。上海的天气冷不彻底,晴不彻底,只有雨天可以连绵到极致。先从天空压得很低开始,昏黄得像要发生了不起的大事。雨后如果天还没黑透,就会出现大面积的玫瑰色天空,人人都脸色红润,莫名其妙显得喜气洋洋。亮起的路灯若透过栏杆漏到路上,会产生最后一抹斜阳的错觉。

江南地区最钟情雨季三白:栀子,茉莉,白兰花。喜欢到什么程度,今天还有街头巷尾季候性的叫卖,延续宋朝开始街巷挑担卖花的旧习。鼓励摆摊之后,卖的人会多一点吗?

一棵白兰花树养了好几年,打顶过两次因为长势太强劲。种在上了薄薄土黄色釉的传统大种植缸里,江浙一带常见的那种,和白兰花的默契来自传统和适宜。

去年冬天不冷,白兰花第一次没有搬进室内过冬。有一晚大风降温,说要零度以下(第二天也没见结薄冰)。一急犯了傻,用遮阳网裹了几层。第二天解开,大枝断了几根。第二次学聪明了,风雨降温,用黑色垃圾袋一套。大部分植物是这样的,惧冷风和潮湿,两者结合威力最大,细胞壁一破就麻烦了。但只要挡风挡雨,温度低一点也能扛得住。这样果然没事,次日袋子取下,无冻伤也无枝条折损。

当下心痛,但后来发现,少掉几根自己绝对舍不得去掉的大枝让树形更通透。风无意帮我做了园丁。

菠萝从小喜欢在白兰花大盆的土面上打瞌睡,时间一久,土被睡得硬邦邦,对需要土壤间隙来呼吸的根系不好。猫的睡眠不忍打扰,只好过一阵用叉子戳进土里搅搅松,目前看来长势也还不错。

Power by DedeCms